丝路新媒体联盟

浙江义乌:村委强拆于法无据,村民自治不能“胡治”!

丝路新媒体联盟编辑1 2018年06月11日 舆情 17 0
编者按:目前尚无任何法律赋予村民委员会具备实施强制执行的权利。因此,打着“村民自治”或者“搬迁改造”旗号进行所谓的所谓腾退,实则是进行暴力强拆的非法行为。浙江省义乌市江东街道许宅村村委会竟然打着“村民自治”的旗号对许祖亮拥有产权证的房屋进行了强拆,这样的村民自治,不会让民众真正信服。
 
合法房屋遭村委“自治”强拆
        许祖亮是浙江省义乌市江东街道许宅村一位地道的农民。他说自己持有房产证的一幢三层房屋,地号020号,每层88.26平方米。第二排,三间一层沙灰房,地号006号,64.37平方一层。横排靠左有拉卷门这边两间沙灰房,地号021号,51.4平方一层。其中一半许祖亮的。第四排,地号005号。砖块房新房,许祖亮亲手盖的。74.3平方水泥板房屋一层,另边上70平方没放水泥板的砖块墙。这四幢房屋被村委会以旧村改造的名义给强拆了,拆迁协议上没有许祖亮签字同意拆迁签名,没有得到一分钱的赔偿。
        许祖亮表示:“我老实本分一辈子,也理解国家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需要我这样的农村宅基地产权所有者做出让步,但是村委会在没有谈任何赔偿条件和安置措施的情况下就被强拆了。我不会做钉子户,也支持村里面的改造工作,但是我的房子目前还有纠纷未处理,可以先拆其他已经赔偿或安置好的房子,等赔偿或安置问题处理好了,我会支持村里的拆迁改造工作。”但是想不到的是村长贴出通知表示:“先拿许祖亮的房屋开刀,先强制拆除许祖亮的房屋!” 村委会这样的做法换做任何人都是没办法接受的!

 强拆之前的房屋
         笔者从一份判决书中了解到,1995年10月25日,许祖亮花16000元购买了许祖明的房屋(许祖亮实际花28000元),因许祖明拒绝办理房地产过户手续被起诉到义乌市人民法院。2004年该院作出(2004)义民初字第2581号判决,判令许祖明协助办理好位于义乌市江东街道许宅村三间平台房屋过户给许祖亮所有的登记手续。

房屋所有权证和契证
2005年,许祖亮取得义乌市建设局颁发的“义乌房权证江东字第00124449号房屋所有权证书。许祖亮说他这个房子是江东街道许宅村唯一有中华人民共和国房屋所有权证和契证的一套房屋,房屋被强拆时,许祖亮高喊房子有证,没有人理,许桂林明知有证,非要强拆,说证件无效。
村委会张贴的通知
        2018年4月3日,村主任许桂林在许祖亮房屋门口贴了一张通知,说2018年3月3日开始停水、停电逐步开展旧屋拆除。4月12日前腾空房屋,由村委会拆除。离12日还有3天时间的2018年的4月9日下午2点左右,村主任许桂林,叫了一辆挖机来挖许祖亮的房屋,当时许祖亮在家跑下楼去阻止,同时拨打110报警求救。许桂林同许祖亮说,村里比你许祖亮强的人我都强制拆,你许祖亮也照样要强制拆。许祖亮说有房屋所有权证的房子不能乱拆,有纠纷不处理好不能拆,许桂林二话不说,就叫挖机动强拆房屋。
 
 拆迁滋事,警方处警遭质疑
        据了解,许宅村自2009年准备进行新农村建设,到2018年这9年期间,政府有关部门没有正式批复,旧改工作处于停滞状态。许桂林担任村主任后搬出2009年的新农村建设实施细则,依据2010年村委会与许祖明签订的(许祖亮有所有权证的房屋)拆迁协议书对许祖亮的房屋进行强拆。
        当时强拆时在场人员有政府工作区包村干部王井福、村主任许桂林、村委干部许杭峰、妇女主任罗秀平和许祖明、许玉仙、许仍铨、许仍祥、许承刚、孙纪寿等所谓的拆迁小组人。黄葵仙上去阻拦,许仍祥、许承刚就上来把头部按在墙壁上掐住脖子,然后把手弯到后背,进行强打,衣服全撕破。

肇事挖机
        这时110民警到了,他们才松手。许祖亮告诉民警说我这房屋是有房屋所有权证和契证的房屋,不能乱拆。许桂林要求民警把他们带走,民警说打架才能带人。
        当民警走后。许玉仙就用石头砸过来找事,连续砸了4块石头黄葵仙都躲开了,不和他们计较。许桂林报警说黄葵仙打人跑了,叫民警把许祖亮带走。黄葵仙在屋里看到挖机又朝家里来挖这房子时,跑下去阻止。再次被许承刚和许仍祥按住在地上,又把手弯过来,叫孙纪寿按住脚,许桂林报警把黄葵仙推上警车。

强拆后的,房屋内家具设施被毁

强拆后的,房屋内家具设施被毁

强拆后的,房屋内家具设施被毁
        黄葵仙在警车上跪在民警面请求民警制止强拆行为,说这房屋有房屋所有权证、有契证,不能乱拆。直到晚上11点,黄葵仙才从派出所出来,此时家里4幢房屋宗地号020三层房屋,地号021、006、005共计278.34平方房屋全部夷为平地。房屋内的床、书架、家具、电器、热水器等设施全部被毁坏,被子、毛毯、首饰、身份证等全部埋在下面都没有拿出来。
        许祖亮到第二天4月10日下午2点才放出来。许祖亮出来后,到村委办公室问村主任许桂林,为什么要用这手段对付我,强制拆前为什么屋里东西都不搬出来,不和我来商量。许桂林回答说,和你来商量,你不会同意的,所以我要强制拆。当时许祖亮全部有录音。许祖亮求助工作区主任和街道办领导,没有任何部门帮他解决问题。
 

村民自治不“依法”,谁来监管?


        无奈之下,许祖亮求助媒体。媒体通过江东街道联系村里就房屋强拆、房屋补偿协议错误和房屋拥有产权等问题进行解释和沟通,以期村委会合理解决许祖亮的诉求。当天街道答应联系片区领导在当天下午或第二天见面沟通!一直到下午街道没有打电话,主动打电话时街道推到了宣传部。
        许祖亮表示,自己拥有产权证的房屋是其合法财产,神圣不可侵犯,任何对其财产破坏的行为均是违法犯罪行为。他将不遗余力的拿起法律武器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
        《村民委员会组织法》第十条规定, 村民委员会及其成员应当遵守宪法、法律、法规和国家的政策,遵守并组织实施村民自治章程、村规民约,执行村民会议、村民代表会议的决定、决议,办事公道,廉洁奉公,热心为村民服务,接受村民监督。
        《村民委员会组织法》第二十四条规定,涉及村民利益的下列事项,经村民会议讨论决定方可办理:(一)本村享受误工补贴的人员及补贴标准;(二)从村集体经济所得收益的使用;(三)本村公益事业的兴办和筹资筹劳方案及建设承包方案;(四)土地承包经营方案;(五)村集体经济项目的立项、承包方案;(六)宅基地的使用方案;(七)征地补偿费的使用、分配方案;(八)以借贷、租赁或者其他方式处分村集体财产;(九)村民会议认为应当由村民会议讨论决定的涉及村民利益的其他事项。通过上述法律可知,村委会的决定事项仅限于上述列举事项,对于涉及众多村民利益的腾退拆迁等行为,《村委会组织法》并未授权村委会可以以 “村民自治”实施。而在腾退案件中实施的暴力拆迁,不仅不是村民自治而是赤裸裸的违法犯罪行为、直接侵害了公民财产权。
        《村民委员会组织法》第二十七条规定,村民会议可以制定和修改村民自治章程、村规民约,并报乡、民族乡、镇的人民政府备案。村民自治章程、村规民约以及村民会议或者村民代表会议的决定不得与宪法、法律、法规和国家的政策相抵触,不得有侵犯村民的人身权利、民主权利和合法财产权利的内容。村民自治章程、村规民约以及村民会议或者村民代表会议的决定违反前款规定的,由乡、民族乡、镇的人民政府责令改正。
        《村民委员会组织法》第三十六条规定,村民委员会或者村民委员会成员作出的决定侵害村民合法权益的,受侵害的村民可以申请人民法院予以撤销,责任人依法承担法律责任。
        村民委员会对当地村民房屋实施的强拆行为,属于行政强制执行行为。依据《行政强制法》第三十四条规定,具有行政强制执行权的行政机关依照本章规定强制执行。另依据该法第四十六条第三款规定,没有行政强制执行权的行政机关应当申请人民法院强制执行。
        许宅村村委会有没有权利实施拆迁,是否违背村民委员会组织法,是否违背行政强制法和土地管理法?许祖亮拥有合法产权和契证的房屋是否应受到法律的保护,谁来维护其合法权益?许宅村村委会错签补偿协议、非法强制拆迁,谁来纠正、查处和追责?义乌市委市政府以及国土、公安等职能部门和江东街道应该履行法定职责,确保许宅村村委会依法村民自治,确保村民合法财产不受侵犯。


发布评论

分享到:

丝路新媒体联盟

关注微信公众号请搜索:丝路周记

2018长城保护利用高峰论坛暨座谈会在陕西宜君举行
你是第一个吃螃蟹的人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